維勇太中不拆不逆☑ 耽美向☑ 脫稿死白痴☑

燻雞

© 燻雞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維勇 Beautiful blue eyes you have(3)

感覺死掉太久了(#

前篇:(1) (2)



3.

勇利有些拘謹的坐在沙發上,今天是他搬進新公寓的第二天晚上,陌生的環境和人事物使他精神處於極度緊繃的狀態,他們在昨天晚上接到了上級傳授的任務,這次的任務並不麻煩,主要是他還有些不習慣維克托的思考方式,他的搭擋似乎總是以跳躍式的思緒把勇利弄的頭暈目眩,這也是他生來400年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智商是如此的卑微。

雖然不習慣的地方比比皆是,以整體上來說維克托是個非常完美的搭擋。跟他表現出來的不同,維克托其實是個非常細心的人,他也十分尊重勇利的想法與隱私,在工作上也是十分效率的把行動計畫完成了,他昨天終於拿到手的那份資料也是如此的傳奇,這樣的搭擋,怎麼能不完美呢?『簡直完美的跟個大眾情人一樣。』勇利在心中吐槽著自己,而這個想法讓他有點緊張,你當然知道一個完美的搭擋代表什麼。壓力,無窮的壓力。

他們這次的任務是殲滅一個俄羅斯地下組織,並且銷毀他們手中的資料。維克托提出的計畫是直接潛入他們總部,用勇利的能力找出漏洞再一舉殲滅,至於維克托的能力,他從頭到尾都沒和勇利提過,勇利從那天尤里的反應再加上他的能力對維克托不起任何作用,他猜測有可能是和他差不多的精神控制。

就在勇利坐在沙發上沈思時,一個溫熱的物體貼上了他的右頰,他被嚇了一跳,在維克托調笑的眼神中接過了那杯熱可可,「謝謝。」他說。

維克托靠著沙發的邊緣自顧自的喝起他手中的熱可可,『這個畫面有點奇怪,』他想,『想像一個帥哥靠在你旁邊穿著簡約的黑毛衣像個小孩般喝著熱可可。』勇利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,有些愜意的享受著溫熱香甜的飲料,沒注意到維克托的目光。

「期待嗎?」銀髮的俄羅斯人說。

「當然。」勇利回答,『很好,我聽起來足夠自信。』他想。他看見對方瞇起那雙璀璨的藍眼,說「合作愉快。」勇利點了點頭,目送對方消失在另一扇門後,他發現自己似乎在幾分鐘內從緊繃的狀態放鬆了下來,『也許是熱可可的功用。』他不置可否的想道。

勇利對著鏡子整理著瀏海,看著鏡中宛如高中生的自己。『平凡,check.』他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,『勝生勇利,你可以的。』

「準備好了?」看見勇利從臥室裡出來,維克托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「Wow,這可真是厲害。」維克托有些驚奇的說。

勇利對著對方看上去挺考究的外套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,「很好,至少你吸引了他們大部分的注意力,我還可以逃去向尤里求救。」他說。

維克托不發一語的盯著他看,『也好我不該拿那間昂貴的吸裝外套開完笑,至少他看起來不是很享受著個笑話。』勇利有些尷尬的咬緊了下唇。

「我可不會讓那種事發生。」他聽見維克托說道,他的聲音帶著幾乎要滿溢出來的笑意,『去他的紳士禮儀。』勇利想。

「這邊ok。」勇利對著裝在帽T領口的發送器說道,汗珠從他的額角滑落,「東西應該在你那邊。」

雖然勇利的能力可以讀取別人的思緒,但因為對維克托無效(他也不好意思去要求對方讓他進入他的大腦),而且他的能力作用對象必須在一定的範圍內,這導致他現在要忍受冰冷的金屬內嵌式耳機,對於這點他還是有些小小的抱怨。

「等等這邊匯合。」維克托的聲音雜雜著電流的雜音在他耳邊響起,勇利下意識的點點頭才發現對方看不見他的動作,連忙對著通訊器說知道了。

勇利扯了扯身上寬大的帽T,今天為了方便潛入,他換掉了西裝,也沒有選擇方便行動的緊身衣,反而是這套顯年輕的衣服成了他的首選,畢竟沒有一個人會去懷疑一個瘦弱的大學生撂倒了一群壯漢,這是他常用的手段之一。

他在空曠的走廊上奔跑,他必須在半分鐘內到達資料所在的位置,不然那邊的人很快就會發現異狀,勇利的目光掃過地上昏迷的組織成員,這裡的人比他想像的還要多,這讓他稍稍有些吃力,『再半分鐘。』他在心中默念『再半分鐘維克托就會搞定一切。』

事實上勇利似乎早維克托一步到了資料所在的地方,俄羅斯四大組織之一的總部被他們掃蕩過後安靜得彷彿一座空城。

勇利感受著環繞在身邊的意識,他並沒有感覺到思緒的波動,所以當他閃過那把反光的利刃時他有那麼一瞬間是害怕的,在近身戰上他並不遜色,可當他一邊控制著上千人的思緒時,他只能堪堪閃躲那把步步進逼的兇器。

對方似乎是被逼急了,手上一招招越來越狠戾,勇利一個暈眩就感受到了冰冷的刀片貼在了他的喉管處,「你敢靠近我就殺了他。」他聽見陌生男子這樣說。

勇利眨了眨眼,頭暈目眩的感覺讓他看不清眼前銀髮男人的表情,『遇見這樣弱的搭擋一定很不高興。』他想,他還是第一次如此希望自己使用了上頭給的血袋,而不是那些令人作噁的白色藥丸,那麼至少他現在就不會在這裡被一個年齡不到他零頭的人類轄持,也不會耽誤到他那英俊搭擋寶貴的時間。就在他終於看清了維克托那張俊美的臉後,他看見維克托一派從容的笑了,笑得如此光彩奪目,『就好像他沒遇見一個推他後腿又不可拋棄的搭擋一樣。』勇利想,就在他走神時,他感到身後的男子身體一僵倒在地上。對於自己居然在任務中對著同性搭擋的臉神遊這件事,勇利有些羞愧地低下頭摸了摸臉。『你真是出息了,勝生勇利。』他想到。

他很確定維克托並沒有移動一分一毫便將男子放倒,要不然他現在可能已經躺在暗色的血泊中了,雖然並不危及生命,但光是想像就令人不舒服到了極點。

「那剩下的就交給你了,」男人有對他眨眨眼,銀色的髮絲隨著他的動作而掀起,「這方面你才是專業的。」

勇利有些爭愣地看著那雙彷彿星辰般閃耀的藍眼,維克托並沒有開口責怪他,也沒有透露出任何一絲不滿的神態,好像他本應如此。勇利轉過身去尋找資料室內的目標物,而他在一早上的奮鬥後終於可以收起他那令人不舒服(同時也令自己不舒服)的能力。

他迅速的破解了對方的網絡系統並消除資料,現在他有稍微充裕些的時間了,勇利回頭撇了眼守在門邊的搭擋,他不自覺地勾起唇角『好吧,也許這跟熱可可一點關係都沒有』他想,『是維克托.尼基福羅夫,和他那該死的紳士作風。』


评论
热度(5)